ViRowilJan

男孩像你

10.19
爱是陪伴也是放手.

南絮:

#高亮97!没有BG!


#ooc


#勿上升真人


#故事是我的,但写得极差


#我是唯一的硬汉女主 !不许上升我!!


#8000+






男孩像你




  01 我良朋能够变出恋爱吗




  “...所以就分手啦!”失恋的女伴故作镇定的说,刚做的美甲也不爱惜的敲着咖啡杯壁。






  他俩的事我大概知道一点,于是安抚的摸了摸她的手:“你自己要开心才重要。”






  “是啊,你该庆幸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”另一个女伴安抚道:“姐妹,千万不要相信男人那张嘴。”






  我不置可否,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我拿出来查阅信息,女生们的聊天话题总归绕不过衣服和男人,反倒是面前的茶点没有动多少,这会儿下午茶还没吃完,她们已经商量着去下一摊了。






  我看着手机那边的人简单的一句:“我到了哦。”,微微勾了勾唇角。






  小动作也瞒不过身边的朋友,她搭上我的肩膀:“什么事又让大小姐笑得那么开心啊?”我的信息不避讳她,她看着信息页面叹了一声:“看来今天又是我们几个人自己的饭局咯。”






  “什么啊?”坐在对面的朋友放下了咖啡杯,露出了八卦的神情。






  “还有什么啊?”她倚在我肩头,挑着眉笑:“人家在玹哥哥来接她了呗。”






  我也不推开她,只是摆了摆手解释:“只是约好了晚饭,他顺路接一下罢了。”






  “你们都这样多少年了,一个名分都没有,你都不怕哦?”






  我将食指上的饰戒转了一个圈,垂眸看着靠在肩上的朋友问:“要怕什么?感情如果只求名分就太功利了。”






  “而且这样很好啊,我不急。”






  朋友翻了个白眼,做了总结:“有恃无恐。”






  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将长发拨到肩后,挎起我的小包:“那你们就好好享用晚餐吧。”






  朋友在后面扬声:“有情况要汇报啊!”






  “知道啦。”






  




  他的车很好认,毕竟他倚着车门玩手机,简单的卫衣和黑色牛仔裤都能穿得好看,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板鞋,也太巧了吧。






  我屏息悄悄走到他伸手,还没伸手勒住他脖子,他就往前了一步,让我差点摔倒。






  “喂!”他扶了我一下,我借他的力站稳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吓你?”






  他笑得很好看,脸颊有两个涡:“你从小到大都没玩腻吗?”他指了指后视镜:“而且我都看到你了。”






  我撇了撇嘴:“好吧。”






  郑在玹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,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在同一个学校。






  我的父母在外从商,童年的时光我基本上是在郑在玹家度过的,小时候的郑在玹没有现在高挑,瘦弱得像个豆芽菜,还要身为女生的我把他护在身后。






  大概到了初中的时候,初一我还看着矮我一个头的郑在玹嘲笑他怕是永远长不高了,他看着一本厚厚的名著根本没听到我说了什么,等我拉着行李要离开时,他才反应过来说:“你还在啊?”






  初一的暑假,我飞往大西洋的那一端度过了一个没有郑在玹的暑假,虽然那边很有趣,但我也没有意识到郑在玹成了我唯一想要送明信片的收件人。






  等我回来,爸妈携我上郑叔叔家拜访,我看到突然拔高不止一点的郑在玹发愣,他站着直直的像是一棵小白杨,我尚未说出一句好久未见的寒暄话,他就瞥了一眼我的胸口:“你是不是胖了?”






  我看着他突然张开了的五官,一本正经的说这种话,还没来得及捕捉心脏漏了的节拍,就红了脸:“臭流氓!”






  郑在玹像是浇了神奇药水的小白杨,突突突的拔高,在第N次在回家路上被堵住,被迫目睹第无数次的直截了当的拒绝的我,突然发现郑在玹越长大越“非池中之物”。






  一天好几次都听到身边的人在讨论他,甚至有些女生直接把情书拿给我让我给他,结果都是一样的,小白杨没怎么看就贡献给了路边的垃圾桶。






  伴随着青春期而来的,是悸动的心。






  我算的上是小白杨默许一直在身边的女生,小白杨自行车后座每天早上载的是我,打球只接我的水,他那些烂习惯只有我知道,小时候尿裤子都是我见证的...我一个个算给好友看,好友都一一点头认证。






  我是不一样的。






  我只是为了证明这个。






  好友却歪着头问我:“南絮,你是喜欢他吗?”






  我看着在球场上跃起投篮的郑在玹,篮球装框后,稳稳当当落入框内。他和队友击掌,许是察觉到我的视线,也冲我眨眨眼。






  可能是有的。  






  就像是隔了一层纸的窗子,我在这边,郑在玹在那边,却从不捅破。






  




  02 但我心里知道男孩像你 不想跟妹妹拍拖






  跟朋友说不急是假的。郑在玹高二下学期去了美国,而我留下来参加美术艺考,虽然彼此没断了联系,我也曾在夜晚的时候与刚起床的他视频通话。






  郑在玹读的是商学院,而我读的是美院,我们之间的话题隔了十万八千里远,通常是我喋喋不休的跟他吐槽生活琐事,他在视频通话那一头趴在枕头上时不时应几声。






  等我说完我的事之后,他已经在那一边睡着了。






  即使是这样,我们也没有丝毫的进展。






  我看着在那一头睡着的他,小心翼翼碰了碰屏幕,即使是这样,我也很满意这样的暧昧。






  “我们去哪?”我坐在副驾驶上不经意的问。






  “去观海台那边。”






  “好端端的去那么远做什么?”我疑惑地看向郑在玹。






  观海台,顾名思义是海边的一个瞭望台,现在驾车过去,到观海台也恰好是太阳落山的时间。观海台那边有一间餐馆,是郑在玹和她一致满意的,不过那一家店十分难订位。






  郑在玹单手抓着方向盘,听到我的问话,像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,勾了勾嘴角: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




  自打毕业了之后,郑在玹从以往的稚气重跳脱出来,逐渐变得稳重,履行了儿时对我的承诺一样,一直挡在了我面前。






  我看着他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侧脸,下意识地扣着手指,订好位的餐馆,又是在观海台,到底是想做什么。






  我内心在尖叫,却悄悄看了看手机屏幕,确定自己今天的妆容没有太奇怪,看了看身上的衬衫和牛仔裤,总觉得草率了点。






  “你应该早告诉我要去观海台的。”我说。






  郑在玹侧头看了我一眼,又转过头去:“我觉得你这样没什么问题啊。”






  我咬着下唇,将头转向窗口,喜上眉梢,忍不住无声地弯起嘴角。






  直到我在餐厅看见了那个不在灯光下,都在发光的人。






  “这是winwin,董思成。”






  他站在郑在玹旁边也毫不逊色,跟郑在玹差不多的个头,可能因为瘦削,略显小只了一点,眼尾上扬,不笑的时候显得有些高冷,伸出的手白皙又纤长。






  “这是南絮。”






  郑在玹手肘撞了一下我,我才回过神来握住了他的手,他的手没有看起来那么硌人,反倒是软软的。






  本以为是要发生什么浪漫缱绻的事情,但状况却出乎人意料,郑在玹似乎只是想介绍董思成给我认识,我有点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尴尬。






  我整个晚餐都陷入对自己幻想的羞耻中,在餐桌上也才得知董思成是郑在玹在美国上学的时候认识的,后面辗转多次才回国。






  我咬着筷子,看着郑在玹总觉得有些怪异,但又说不出哪边不对劲。






  他给我夹了一块肋骨肉,扬着下巴,头上的灯光打在他脸上,连琥珀色的眼睛都像是透着光:“快吃吧。”






  像哄小孩一样。






  但没出息的我,完全没办法拒绝,虽然面上不表示,但在咬下第一口的时候,内心也溢出蜜汁来。






  等到晚饭结束,郑在玹完全把我抛在脑后,站在门口一直跟董思成说话,后者比他更绅士,他提醒道:“你先把南絮送回去吧?”






  郑在玹后头望了站在他身后的我一眼,又问:“那你呢?”






  “我今天自己开了车。”董思成晃了晃手里的钥匙,他站得很直,从刚才我就发现了,即使是吃饭的时候,他也很少有驼背的时候,一直就笔直笔直的站着。






  “那你回到家,给我打个电话。”郑在玹再三叮嘱,董思成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我,我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冲我笑了笑,又伸手捏了捏郑在玹的手:“知道啦。”








  直到我坐上车,郑在玹还再三张望,直到董思成那辆SUV开走之后。






  我玩着垂在胸前的头发,发尾有些打结了,却怎么也弄不开。






  “你觉得他怎样?”郑在玹突然开口。






  我有些莫名,我没懂郑在玹的意思,但我捏着发尾还是说了几句:“挺好的,他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难相处。”






  我侧着头观察郑在玹的表情,他看着前面的路况,听到我这样回答,突然舒心的笑了一下,我的心里就开始打鼓,他的唇很薄,说话的时候也总上扬,我在很久之前就想知道,他是不是在接吻的时候也是嘴角上扬。






  而那双形状优美的嘴唇,一张一合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




  我总感觉有些不对,但他接下来没说什么,我也不轻易提。






  我家一直就没换过地址,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,碰巧遇上了妈妈出门倒垃圾,她见到我跟郑在玹,就冲我眨了眨眼,我却有点蔫,只能扯着嘴角笑笑。






  妈妈在一边说着感谢他送我回来的客套话,妈妈前敲侧击的暗示性话语,依然影响不了他,他站在车边,勾着嘴角微笑,礼貌又得体:“南絮是我妹妹,我当然会好好照顾她了。”






  我却已经不想再听了。






  




  03 但男孩像你 只爱同类吗




  我看着桌上小玻璃缸里的金鱼,叹了今天不知道第几次气。






  好友看了我半天,才觉得不对劲:“你今天干嘛啊?”






  我看着好友的眼睛,摇摇头:“没干嘛,好无聊。”我再敲了敲玻璃,好友看不过去的将那一缸都挪开,趴在我对面:“你已经叹了一个上午的气了,你确定你不想跟我聊?”






  说实话,我不知道怎么说,一切都是我的猜测罢了,像是木头上的倒刺划破手指,我看不到摸不到那根是否留在我手指上的刺,但它隐隐发痛,让人没办法忽视。






  我尚未开口,放在桌上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,我看到上面的来电备注,心气不顺的反扣在桌面上。






  好友有点摸不清头脑:“那不是...在玹的电话吗?”






  我丧气的趴在桌子上,闷闷的:“我不想接。”






  “你们两个吵架啦?”






  事实上,我没有资格吵。






  我一直以为我跟郑在玹之间只是隔了层纸,所以我不着急,我并不是一个多向往婚姻的人,浪漫因子多于现实,也极其倔强,郑在玹不提,我也只字未说。






  我以为他清楚知道,但他确实毫无所觉。






  “如果,”我趴着问好友:“我是说如果,他从来只是把我当妹妹看,也不想跟我在一起怎么办?”






  “怎么会?”






  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,好友看了一眼,叹了口气:“但你现在这样什么也解决不了,你还不如直接当面问他。”






  




  他约我去游乐场。






  事实上不是约我去游乐场,当我看到董思成的时候,他穿着白色的上衣,清纯得像个高中生,而郑在玹身上那件黑色上衣是我在他生日的时候帮他选的,我看在眼里不知道心里的滋味很复杂。






  郑在玹小时候不喜欢到人多的地方,来游乐场仅有的几次,还是我拿生日愿望或者耍赖硬拉着他来的。






  他也总是无奈,一次次拉好我身上的安全带:“好好好,陪你坐。”






  而这次换了对象,董思成看起来有点紧张,他抓住杆的手都有些泛白,郑在玹想也没想就让我一个人坐在后一排,反倒是董思成看着我孤零零的问郑在玹:“南絮一个女孩子,你不用...”






  “没关系。”郑在玹弯着眼睛,伸手给董思成拉了拉安全带:“她跟过山车比跟我都熟。”说完还冲我眨眨眼:“对吧?”






  对你个头。






  但郑在玹是太清楚我了。






  我坐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两个人,全程面无表情,以前我在郑在玹旁边坐着的时候,还会假装害怕喊那么几声,现在反倒没什么必要了。郑在玹也没有那么轻松,列车启动的时候,他还侧过头悄悄吐了一口气。






  在高空骤停的时候,我听见董思成小声地倒抽了一口气,声音很小,要不是我那么关注我可能也不会听到,而在旁边也紧张的郑在玹,却马上有所感知的看向他。






  他的嘴动了动,因为骤停的过山车猛地往下俯冲,我没听清他说什么,但我看到了他牵住了董思成紧张握着的手。






  郑在玹有多害怕高空我知道。但他松开杆去牵另一个的人手的莫大勇气。






  我不知道。






  我全程没有什么表情,坐在我旁边的小哥哥倒是喊了一路。我淡定解开安全带下去的时候,喊了一路的人给我比了一个大拇指。






  虽然董思成的脸色不是那么好,但他情绪看起来是高涨的,他下来的时候,没怎么注意脚下的路,磕得踉跄了一下。






  我不知道刚还在低头解安全带的郑在玹,怎么看到的,当我下意识上前一步要扶住董思成的时候,郑在玹已经伸了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腰:“你能不能小心点?”






  责备的话,却没有责备的语气。






  我看着我悬在半空中的手,觉得有点多余了。






  




  “你真的一点都不怕?”董思成走在我身边有些好奇的问,他整整比我高了一个头,礼貌地低头对上我的眼睛。






  他跟郑在玹很不一样,说是同龄人,他更像个弟弟,好奇的眼睛也亮晶晶的,笑起来的时候像个小动物,非常可爱。






  郑在玹说的没错,他身上的确有种吸引人的魅力,即使我与他接触不过一星期,甚至是准情敌的关系。






  我尚未开口,郑在玹已经搭着他的肩回答了:“她哪里会怕?上次背着叔叔阿姨去考了直升机驾驶证...小时候坐过山车我都要吐了,她还吵着要再坐一次。”






  “是你很弱吧?”董思成对我的语气是轻轻低低的,但他现在扯着郑在玹的耳朵,明显语调的上扬那个,无限的亲昵。






  我不甘示弱:“对啊,然后他到高中之前打死都不再坐过山车了。”






  “你要不要给我留点面子?”郑在玹向后昂头,越过董思成看向我说。






  “不要。”






  玩了好几个项目下来,我坐在石椅上不想动弹,不是年龄上来体力不支,而是今日的不良睡眠,让我力不从心。






  郑在玹去买水去了,我从来不用说我要喝什么,他总能带回来我想要的,我和董思成坐在原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






  许是他也看出来我的不好意思了,很认真的说:“不需要逞强啊。”






  我确实羞赧,我是家中独女,而我的父母有一半的时间都不在家,母亲每天都从外地打视频通话过来,背景是永恒不变的办公室。害怕成为负担,在我骨子扎根,所以学琴学画,一路拿奖,乖巧温驯,不让外出的父母担心。






  我大可以赌气不来游乐场,但我来了,现在却因为体力不支而拖后腿,我羞赧于此。






  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。但他却告诉我没关系。






  我捏了捏手心,话匣打开,我恨不得告诉他,我跟郑在玹有多亲密,我见过他从未见过的他,儿时起床气、耍赖、小哭包,到长大后的私有温柔和体贴。






  我炫耀这颗白杨在未长大前的别样一面,只有我见过,他抽芽时的娇嫩,长出枝条时的肆意,最后绿叶时的繁盛。






  “我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时候,还挺可爱的嘛。”他却毫不计较。






  “难怪你是在玹认证的最好的朋友,”他弯着眼睛说:“他从小到大的每一面,你都见证过、经历过。”






  “没有什么比这更难得了。”






  我一时语塞。他确实温柔,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。






  在我看着他的笑颜发愣的时候,郑在玹拿了一瓶冰水放在我脸颊边,冰得我嘶了一声,他拿着一瓶可乐插进我跟董思成之间的小位置坐下: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






  我看了董思成一眼,对方也在看我,我笑了笑说:“说你小时候在我家门口尿裤子的事。”






  “又骗人。”郑在玹给我拧开了瓶盖,虚着眼看我。






  “我什么时候在你家门口尿过裤子。”没想到是说这个,还那么认真。






  我嘴角抽了抽,接过水:“你不记得罢了。”






  董思成在一边听着我们的对话笑,伸手想拿那瓶可乐,就被郑在玹拦下了:“做什么?”






  董思成一脸茫然:“喝可乐啊。”






  “什么啊?可乐是我的。”郑在玹煞有介事地说:“我就买了一瓶,你不是要喝水吗?”






  董思成也难得固执,两个人像小朋友一样抓着可乐不放手,郑在玹笑嘻嘻的样子,一看就是沉醉其中,甚至欠打的说:“叫声哥哥来听听。”






  董思成立马松开手:“那我自己去买。”






  郑小白杨同学立马服软:“好了好了,给你给你。”






  在旁边的我从头到尾没加入过战争,两个小学鸡甚至后面还因为郑在玹偷喝了一口继续斗嘴,我是没办法理解的了。






  没过一会儿,两个人又勾肩搭背到娃娃机前面,董思成趴在玻璃柜上,指了指里面的Ryan:“我要那个。”






  郑在玹从头到尾眼睛就没离开过他,他笑着拿出刚去换的游戏币,看着专注看Ryan的董思成,悄悄占了便宜:“等哥哥给你夹上来。”






  我坐在他们身后,两个靠在一起的头的画面很扎眼。






  我扭了扭酸痛的脚踝,太疼了。






  




  03 为何他会得到宝座 长伴身边的却是我






  “...所以你还跟他...?”






  自从内心有了答案之后,我也没能远离郑在玹。我捏着脖子前的吊坠,没有说话。






  这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,当时他温热的手撩开我的头发,我几乎像栽进他的怀里,问问他,我怎么就配不上。






  但我什么都没做,我只想陷进这种温柔里面。






  戴好后,他打量了我一下,露出嘴边的我涡:“好看。”






  我还未因此露出开心的表情,他的下一句话就把我打入地狱:“win选他的时候,就说了一定很适合你。”






  我喝得酩酊大醉,穿着高跟鞋摔倒在大马路上,我本想站起来,但却使不上力气,再摔在路上,我放弃了站起来的举动,好友也拉不起我。






  我蹲在路边大哭,不顾凌乱的长发,不顾丢人的姿势,我只是想痛哭。






  要是之前只是怀疑,经过这段时间我也明白了,他们拥有密友也无法跨过的亲昵界限,而郑在玹一句轻飘飘的“妹妹”就定下我的结局。






  在我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,一只手拉着我起身,我触到了他的背,他说话的时候,从胸腔来的震动让我无比的安心。






     “郑在玹...”






      他背着我:“...现在带你回家好不好?”






  “我不想回家。”我趴在他背上,不想让他看到我丢脸的样子,呜咽得楚楚可怜。






  他很有耐心,低沉又带着磁性得声音敲着我的耳朵:“那回我那边好吗?”






  我没有回答。却累得沉沉睡去。




  


  我曾翘课去看他的每一场篮球赛,虽然他说不上感兴趣但也会耐着性子陪我去看画展,我曾画过他无数的肖像画,压在我房间的柜子底下,时不时还会被我挖出来翻看。






  昏昏沉沉中,我听到郑在玹压低的声音:“...我把你吵醒了吗?”






  我背靠着柔软的布料,我却睁不开眼,我听见另一个温柔的声音,还带着些许鼻音:“没事...南絮没事吧?”






  “没事的,她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




  我感觉到柔软的被毯盖在我身上,也听见一声不轻不重的叹息。






 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,只有昏黄的灯光陪着我,我扭了扭僵硬的脖子,看到不远处的两个,董思成手里拿着一杯蜂蜜水:“...等下她醒了,把这个给她吧?”






  郑在玹看着他没说话,董思成抿了抿唇:“算了...我去吧。”






  郑在玹还是没有说话,董思成伸手帮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:“你先睡吧,明早还要去开会呢。”






  我慌乱的闭上眼睛,董思成脚步轻轻,他给我拉了拉被子,轻轻的拍着我的手背:“南絮...南絮...”






  我睁开眼,他逆着光,背后的光晕陪着他素色的家居服,整个人温柔得像天使:“把水喝了,不然明早头疼。”






  我机械的喝完杯中的水,他看着我笑说,乖。






  乖。






  他声音很轻,温柔极致。






  我鼻头一酸,抱住了他,他明显一怔,感受到我不争气的颤抖和呜咽有点束手无策,但他还是这样的温柔:“...没事的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




  不好。






  我怨不得你,怨不得他。




  


  他是我的整个青春,我也曾认为我是他心里最不一样的存在。






  我的确是,但却不是我以为的那样。






  




  第二天我坐在餐桌前,冲下楼来的郑在玹和平常一样自然的打了个招呼。他也像是没事人一样笑我,昨天像是从垃圾堆里起来的一样。






  董思成起来的晚了些,我听见他下楼的声音,郑在玹站在楼梯口,伸手接住往下蹦的他,轻轻啄了一口:“我要去上班啦,我帮你跟你们主管请了假了。”




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董思成整了整他的衣领说,应该是刚起床,声音还朦朦胧胧。






  两人旁若无人,我也不一直盯着让人尴尬,只是等郑在玹回过头来准备出门的时候,才给他做了个翻白眼的表情,和“肉酸”的口型。






  郑在玹也不示弱,直接回了一句:“单身狗。”






      就像世上最坏爱情童话




      最衬你那个是我




      就算都算相爱




      仍然没法比兄妹浪漫更多








  




  我和郑在玹的屏障移开了,他待我还是跟以前一样,只不过多了一些其他话题。








  “吵架?”我冲着电话翻白眼:“你们吵架了找我做什么?”








  “我很闲嘛!”我挂了郑在玹的电话,气鼓鼓地戳着面前的画笔,然后又拿起手机拨了另一个电话:“winwin呐...”








  好友在这件事后也吃惊:“什么东西?!除了你,我找不到另一个人比你更衬他啊...现在男人都在想什么?”






  我怪她大惊小怪:“世界那么大,肯定有人比我更适合他。”






  “那就这样了吗?...你是有多大度啊?”






  


         我用行动证明了我并不是一个多大度的女人。






  我申请了去英国进修,家里给我办了宴席,我却偷偷溜走坐在小花园里。






  “真的要去?”郑在玹问我。






  我看着灰蓝色的天:“两三年就能回来了,别跟我爸妈那样搞得很大一件事好吗?”






  “你可以跟我Face time啊。”






  郑在玹嫌弃的说:“你要是害我跟win吵架怎么办?”






  我毫不客气揪住他的耳朵:“喂!现在算是见色忘义吗!”






  郑在玹哈哈的在一边笑,我也只是装装样子,没有真的用力,接下来谁也不轻易的开口。






  “总之...照顾好自己,”我好不容易开了口:“和winwin。”






  郑在玹仿佛还在等我说什么,对我突然说的话也有点愣神,他往后靠了靠:“当然。”






  


  “祝前程似锦。” 






  永不回头。






  “南絮,”郑在玹留在原地突然出声,我没有回头:“不管在哪,你都要开心。”






  我们彼此都太过于熟识,我想郑在玹不是不知道我的少女心思,只是他太过于温柔,一如既往的迁就我,没办法先提出来伤害我。






  他比我了解他,更了解我。所以他选择了不开口。






  可他的温柔是冰山。






  露在表面的温柔都给了我。






  而沉在海里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属于他。






  当我看到董思成第一眼,我就该知道,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留心,都已经明示,只有我沉醉在自己的自我感动中。






  所以直到最后,我也不想松口。






  我吸了吸鼻子。






  “知道啦。”我说。








  彼此这么了解,


       难怪注定似兄妹一对。




  


END










没有








还有












一个彩蛋


  




  没有想到的是最后我跟思成的关系更好,我将郑在玹小时候的照片洗了一册给董思成,郑大操盘手,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冲着屏幕这边的我,吵吵嚷嚷。






  董思成在旁边端着一杯水,轻飘飘一眼:“我不能看吗?我不能咏有(拥有)吗?”






  我把跑偏的话题拉回来:“所以你们是要来英国办手续吗?”






  “嗯嗯。”董思成推开郑在玹,凑到镜头前:“本来是年底过去的,但是公司放了假,想着去一次英国,看看你顺便把证领了。”






  “其实是顺便看你罢了。”郑在玹飘来一句。






  没等我开口怼回去,董思成已经捏住了郑在玹脖子,我满意的看着屏幕:“我劝你善良。”






  因为进修的事情耽搁,我错过了郑在玹所说的轰轰烈烈的求婚,但我庆幸我没有错过最好朋友的结婚,我没有错漏他们无名指上的对戒,我看着屏幕那边的两个小学鸡又闹了起来。






  我由衷的笑了。






  要幸福哦。






       务必了。










END



(◍˃̶ᗜ˂̶◍)✩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免费试用】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,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

好看

kinbor:

参加免费试用活动,可直接拉至文末~






kinbor联合LOFTER,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 @lost7 一起做了一本“晚安·宇宙”手帐本,和“晚安大家庭”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。




晚安·宇宙 领券限时折扣 点击购买>>晚安宇宙




【产品介绍】



  •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,贴心的卡插、插笔位、书签都精致而细腻,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、玫瑰和星空。


  •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,不易渗墨,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。





【心动亮点】


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,在黑暗里闪闪发光,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。






福利来啦~晚安·宇宙手帐本 最后一波免费试用!!!




【参与方式】 关注“kinbor”并给这篇文章点赞,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。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。


【试用申请时间】7月15日—7月20日


【试用者名单公布】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,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


【试用反馈】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,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


#kinbor手帐人生# 




kinbor X LOFTER “晚安宇宙手帐本”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


限时折扣 点击此处>>晚安·宇宙马上购买吧~




复制淘口令 €xUBcbamM8Ev€ 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(。・∀・)ノ゙



啵啵田兔叽ww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炒鸡无敌可爱了wwww

高级玩物:

我能给的只有红豆面包而已,本来是给五周年画的全员,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画完他们了很遗憾赶不上613了,先发了

【一个不算抽奖的抽奖】

天生simple-minded:

转眼又要到一年毕业季啦,最开心也最难过的时候
为了感谢大家这么包容懒癌的我,决定搞个抽奖👇👇
🌹抽两个宝宝送上定制专属❗电子❗毕业相册🌹
不是什么大触,水平有限预警🈚
想参加的宝宝转发或者点心这条状态就好
具体哪天抽不一定
中奖的宝宝需要提供给我照片(制作完相册会删除掉,绝不会用作他用)
只限盒子


要是没人理我就算了/占tag抱歉

虽然觉得果果更适合兔叽耳朵啦(◍˃̶ᗜ˂̶◍)✩

一个炒鸡认真(zhēn)的认证(zhèng)>3<
@奶盖盖盖表白太太~
每一个章都敲!可!爱!
崽崽们都太可爱了!!!
(不止图上的这些,还有的没拍进去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